陶行知教育文集: 谈战时民众教育

谈战时民众教育

纵谈战时各种教育问题

 

 

生活为抗战,抗战即生活。

关于生活教育社原有十几年的历史,亦干过不少的工作;直到本月十五日才在桂林正式成立案成立,重新展开工作。

已知教不知,能者教不能。

生活教育社从事了好几个运动;最初,针对着广大乡村的落后,就掀起了乡村教育运动。到了都市,为了矫正教育的私有与独占,就展开普及教育运动。直到日人步步侵略,华北汉奸猖獗,处在国难当头的时候,就以国难教育配合着当时的需要。抗战开始了,一切都要服从抗战,国难教育就沿进为抗战教育。现阶段的抗战是全面抗战,所以现在要展开全面教育来配合全面抗战的需要。全面教育的主要任务,就是要把教育展开到我们的前方和日人的后方去。对象不仅是青年、壮丁,而且包括小孩与老太婆。……这几个运动的形式虽然不一,而其中心却只有一个,就是普及教育运动,不过它是随着客观形势的发展而发展吧了……

办战时民众教育之原则,须认定五点:(一)社会与学校应打成一片,爰当此坚持长久抗战时期,应使全民皆具有抗战信念,须将社会与学校,彼此互相推动,以构成全民抗战之事实。(二)生活与教育联为一气。办战时民众教育应养成民众战时之生活,使各个民众一切生活动作,悉含有抗战之意味,而战时教育之实施,处处以抗战为对象。生活为抗战,抗战即生活。(三)节省时间以办战时民众教育,应以最短之时间,而收获大之效果,决不应使时间浪费。(四)节省经济。办战时民众教育,应以最少数之经费,办多数之学校,如目前课本发生困难,可由各个学生利用土纸抄写,供不识字民众之用。此即节省经费而收效较大之一端。(五)即知即传。任何民众,对于抗战一切问题,即其所知者,即传达别人,倘人人能即知即传,则抗战知识可普遍于各阶层,收效当然很大。至于实施办法:第一、从教学方面言之,不分老幼性别,使知识较高者,教知识较低者,已知者教不知者。虽儿童亦可教成年。第二、应训练民众,能用脑用手用机械。譬如开汽车,接电线之机械技能,亦可有助于抗战。台儿庄战役期间,台儿庄孩子歌咏团用自己的言行,威胁小汉奸黄姓小儿转变为小战士的故事,殷盼各报代为披露,以表彰歌咏团对抗战宣传之伟大。

生活教育的宗旨是什么?扼要地说:

余日前着重于两件工作:一、拟办晓庄学校以推进抗战时期之民教,前次在汉时已向蒋委员长详细陈述,蒋委员长亦深表同情。地点将在湖南,现尚未完全决定。二、拟积极提倡组织普及教育会,希望有普及教育之志趣者,完全参加,共同推进民教。

一、 提高生活水准

二、 启发警觉性

三、 培养创造力

这,无疑地是我国今日当务之急。

新近在广西,我们发现山洞学校。空袭的时候,广西的人民几乎一半是在山洞中,为

了逃避飞机而钻进山洞里去空过几个钟头、或半日、或几天,没有事情干,实在是很可惜的。山洞教育的可能,第一是因为山洞是天然的安全教室,用不着一个铜板的建设。第二是老百姓钻进来,不愁没有学生。第三是在避难群中,什么类型的分子都有,亦不愁没有知识分子可以在山洞充当教师。山洞学校的课程内容是男女老少什么人都应该学习。可以学习抗战的知识和各种抗战应用的技能。现在广西省政府已积极在训练山洞学校的指导员。山洞学校亦就是生活教育的一部分,比方老太婆肩上压了一个担子,双手还要拉着小孩。这时,在进入山洞避难途中,青年人就应该帮同抱小孩,帮同挑东西,让老小好好地避难。这种“服务”,就是“生活教育”的精神。换句话说,生活教育应该“跟老百姓走“,跟到山洞去,跟到树林去,跟到……什么地方去。一切的道理与办法都“跟老百姓走”五个字演绎出来。但是,亦不是跟老百姓逃难,而是从乱七八糟的逃难群中整理一个条理出来,使分散的力量集中起来,使难民成为斗士。

将在桂林成立晓庄研究所,在各处展开教育研究工作。凡是战时发生的教育问题,如军队教育问题、壮丁教育问题、伤兵教育问题、难民教育问题,……都是目前急待研究的教育问题,很需要提供实施的方案贡献给政府与各方面的参考与施行。这次来港的任务,就是要来筹备一切。

这实在是可喜可慰的佳音。晓庄之再生,象征着教育之黎明,象征着民族的复兴。

 

谈战时民众教育

 

生活为抗战,抗战即生活。

已知教不知,能者教不能。

办战时民众教育之原则,须认定五点:(一)社会与学校应打成一片,爰当此坚持长久抗战时期,应使全民皆具有抗战信念,须将社会与学校,彼此互相推动,以构成全民抗战之事实。(二)生活与教育联为一气。办战时民众教育应养成民众战时之生活,使各个民众一切生活动作,悉含有抗战之意味,而战时教育之实施,处处以抗战为对象。生活为抗战,抗战即生活。(三)节省时间以办战时民众教育,应以最短之时间,而收获大之效果,决不应使时间浪费。(四)节省经济。办战时民众教育,应以最少数之经费,办多数之学校,如目前课本发生困难,可由各个学生利用土纸抄写,供不识字民众之用。此即节省经费而收效较大之一端。(五)即知即传。任何民众,对于抗战一切问题,即其所知者,即传达别人,倘人人能即知即传,则抗战知识可普遍于各阶层,收效当然很大。至于实施办法:第一、从教学方面言之,不分老幼性别,使知识较高者,教知识较低者,已知者教不知者。虽儿童亦可教成年。第二、应训练民众,能用脑用手用机械。譬如开汽车,接电线之机械技能,亦可有助于抗战。台儿庄战役期间,台儿庄孩子歌咏团用自己的言行,威胁小汉奸黄姓小儿转变为小战士的故事,殷盼各报代为披露,以表彰歌咏团对抗战宣传之伟大。

余日前着重于两件工作:一、拟办晓庄学校以推进抗战时期之民教,前次在汉时已向蒋委员长详细陈述,蒋委员长亦深表同情。地点将在湖南,现尚未完全决定。二、拟积极提倡组织普及教育会,希望有普及教育之志趣者,完全参加,共同推进民教。

 

人民教育运动

 

人民教育运动

印度甘地按语:“陶行知博士不久前来印度访问我时,我曾邀请他能送一份中国人民教育运动进行情况的小册子给我。如今他已经送给我,这本小册子对我们是非常有用的。”

 

人民教育运动开始于十二年前。当时,有一些师生深入农民生活,并且尝试一种真正为农民服务的教育方法,作为正规学校制度所不能做的补充。他们尝试发展一种本国的教育,而反对外来的洋化教育,这种洋化教育是有着不同的历史和物质的背景的。他们尝试发展一种与整个社会生活密切联系的教育,反对畸形的智力的教育。要达到这些目标,我们制定了四项实施保证:

1、 实验者必须生活在群众当中,并且要向群众学习;

2、 方法必须建立在客观的实际基础上,而不能是书生气的空想;

3、 教育所花费的金钱和时间都必须尽量地减少;

4、 要建立一个坚强的信念,必须从教育职业的偏见和成见中解放出来。

在试验乡村师范,即晓庄师范有许多事情已得到部分的证实。试验主要的成就,就是制定了生活即教育、社会即学校、教学做合一的理论。山海工学团及小先生制的出现,则回答了1931年和1932年的挑战和攻击。当日本侵略者扩张到华北时,北京的学生们奋起呼吁抵抗。我们便采取国难教育社的形式,并且和中国全国救国会亲密合作。自从1935年12月以来,我们运动的目标有以下几点:

1、 团结起来保卫中国的民主;

2、 加强国际合作,促进世界和平;

3、 振奋人民精神;

4、 实行全民义务教育。

这仅是最终的目的。为达到此目的,还要详细地讨论具体的方法。这里不仅是为农民争

取有识字、阅读和写作的权力,而且也是为了培养农民具有从事政治和经济工作的能力。我们始终试图尽我们最大的努力,去发现简而易行的方法,使教育为人民所有、为人民所治、

为人民所享,使得我们有更多更多的人民,有能力去参加自由国家的大家庭,为争取伟大中国的民主自由而斗争。

 

书呆子

几个世纪来,一个错误的传统教育的观念在阻挡我们前进的视线。旧的教育观念,一直认为求学就是死读书。一个学者总是被人叫做“读书人”,意思就是他只知道念书。当你问一个教授他的职业是什么?他自然而然地回答:“我是在北京大学教书的。”同样你问一个学生在哪儿求学?他会回答:“我在北大读书。”意思就是:他在北京大学念书。受教育就是求学,求学就是念书。我们当然要充分估计书本的价值,它能充实我们古今文化知识,能有启发作用,并且书本是一种重要的工具。但是,我们不能相信仅仅依靠念书就能引导我们获得自由,也不信单靠念书就能使我们正义的事业达到成功。一些比较进步的文化界人士,给死读书的人们取了个绰号叫“书蛀虫”。我的一个朋友P. C. 张博士称他们为“书呆子”。这里有一首我定的小诗,为书呆子画个肖像:

      我是书呆子,

      家住太平洋,

      读破万卷书,

      要中状元郎,

      农家供酒肉,

      主人快饿死,

      失业教蒙童,

      尽变小呆子。

 

手脑相长

中国的传统教育,制造了两种不同类型的人。学生在学校里天天接受老师灌输的知识,他们的头脑发胀,却很少使用他们的双手。佣人们为他们做很多的事情,这些事本来是应该由他们自己做的,像小孩玩耍时做的泥饼和打开表检查都同样要受到惩罚。从人类历史发展上看,我们知道是我们的双手帮助大脑发展的。当我们的双手获得自由时便开始工作。当我们工作时总是要发表意见,经常要运用语言来交流彼此的思想。文字语言和生产工具等都是人的双手从事劳动创造出来的。旧学校是不鼓励运用双手的,结果是真正地挫伤了学生们大脑的发展。像这种不正常的训练学生的方法,学生得到的只能是头脑里贮藏一些未经消化的、不理解和不真实的知识而已。旧学校的方法是不可能让学生真正地得到实际知识的。这一类型的人,看起来有一个大的头,但是不能够准确地去思考和认识客观世界。所以,虽然他们有机会进学校,结果只得到一个大的头和一双小的手。演说时的滔滔不绝,看起来有几分像大袋鼠,仅仅有拿起一支笔杆的力量去写文章而已。而另一方面,我们广大的人民群众,担负繁重的劳作,却不能受学校教育。但是,他们要为办学校缴付税款,而他们和他们的子女劳动之余享受文化教育的权利被剥夺了。他们被迫得只存在一个很小的脑袋和一双巨大的手。生活教育运动的目的,在于使这两种陌生的人恢复正常的生活。我们要唤醒只用脑子的学者也用他们的双手去劳作;同时要唤醒广大人民群众去运用他们的脑,学会思索。使学者和农民们结合,便会产生令人惊奇的事迹。学者们和农民们同时重新发现有些他们早已忘却的事情。学者们见到农民们辛勤劳动创造的果实时,不得不惊讶地喊道:“我们不是也有一双手吗?为什么我们不能劳动呢?”同样,农民们也重新发现他们的智慧:“我们有头脑,真的,我们有头脑,让我们去思索。”真正的教育确实应该帮助造就手脑都会用的人。我们需要的一种教育,是造就脑子指挥双手、双手锻炼脑子的手脑健全的人。这个新的教育概念,我用一首诗描绘。题为:《手脑相长》

      人生两个宝,

      双手与大脑。

      用脑不用手,

      快要被打倒。

      用手不用脑,

      饭也吃不饱;

      手脑都会用,

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分享,转载请注明出处:陶行知教育文集: 谈战时民众教育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