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到一个“坏小子”(读书

  我对那几个男孩子说:“孙小力以前是那样子,但以后不那样了。”我充满信任地问孙小力:“你说是不是?”孙小力眼睛里一下充满光泽,他点点头。

“别害怕,阿姨只是来和你随便谈谈,我们说话好吗?”

  他又想想,说:“不骂人,不欺负别人。”

从一个中学生转化为社会人,这个衔接也是需要去研究的,所以我们要做的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,也许简单的让孩子们毕业不难,难度在于在这短短的两年他们能改变多少,能够影响到他将来的成长,这个事情是相当难的!

  ●每个孩子在学校都有可能遇到“坏同学”,家长如果出面,目的应该是帮助孩子解决问题,化解矛盾,而不是去报复。

每个还在学校都有可能遇到“坏同学”家长如果要出面,目的应该是帮助孩子解决问题,化解矛盾,而不是去报复。针对不同的对象可以有不同的处理方式,有一个底线,就是在生理和心理上不能伤害那个“小敌手”而是像尊重自己的孩子一样,尊重那个孩子。同时要考虑所采用方式对自己孩子人格行为的影响,以及对他今后人际关系的影响。爱孩子,就帮助他创造一个和谐的局面,不要给他制造麻烦。

  爱孩子,就帮他创造一个和谐的局面,不要给他制造麻烦。

我把书放到他手中说 ,这本书送给你,回家看去吧。另外,圆圆在家里有很多好看的书,你要要是想看的话,可以让她带来,借给你看,你看完一本还回去,然后再接一本,,好不好?

  这时旁边几个小男孩不满了,纷纷说,阿姨你别相信他,他经常欺负圆圆,他给老师保证过好多次了,保证完了就又犯错误。说得孙小力一脸的不满和微微的羞愧。

我和颜悦色的问孙小力:“你说圆圆是个好同学还是个坏同学?

  他又迟疑一下,摇摇头。

但是到了五年级。除了以前的那些恶作剧,还出现了“骚扰”行为。有一次他把电话打到家里,正好圆圆接了,他在电话里大喊“我爱你”圆圆吓到把听筒扔了,气愤的对我说,我们把电话换了吧!

  他脱口而出:“学习好。”想了一下又说:“不捣乱。”就沉默了。

圆圆在上四年级后,学习上没有什么困难,也和新班级同学处熟悉了,有了几个好朋友。只有一件事情让他觉得烦恼,就是时常受到班里一个小男孩的欺负。

  2006年我从报纸上看到一个事件,北京某所小学一位女孩子的父母,因为他们的女儿在学校和一个男孩子发生了一点小冲突,回家向父母哭诉,夫妇俩第二天就到校去找这个小男孩算账。夫妻俩直接找到小男孩,把男孩暴打一顿,导致男孩死亡。这起悲惨的事件使两个家庭破灭。这对父母,他们不但葬送了他们自己的未来,也让他们深爱的女儿只能在孤独中成长,没有父母相伴。退一步,即使男孩没出事,家长这样一种做法仍然可恶。从远处说,他们这样的行为,如何能教会孩子做人处事?从近处说,这样去学校丢人现眼,以后让他们的女儿如何在学校中抬起头来。他们既是在夺走女儿当下学校生活的快乐,也是教给她做个报复心强的人,夺走她未来的幸福。

他点点头,看了下书,眼皮又耷拉下去了。

  他略有不好意思,低低地说:“没缺点。”

他略有不好意思,低低地说:“没缺点”

  他双手拿住《皮皮鲁》,眼睛里闪现出光泽,又点点头。跟前围的孩子越多了,我怕孙小力有心理压力,就说,那我们今天就这样,好不好?他还是点点头,样子显得很乖,他肯定是没想到我会这样和他解决问题。我领着圆圆往家走,刚才不让我问孙小力父母单位的那个小男孩凑过来,神秘地对我说,孙小力的爸爸在监狱里呢。我有些惊讶,然后对那个男孩子说,他爸爸在监狱,他心里肯定很难过,不愿让别人知道。这事我们知道就行了,以后不再对别人说了,好不好?男孩子立即很懂事地点点头。

其实,我也算遇到过不少“坏小子”可能很多人都认为他们有点无可救药了,但是我总相信人总还是会向善的,也许你一直犯错,将来还会犯错,但是我想对你们说,你并不坏,你一直都会是我的“学生”。希望你们将来有一天终将醒悟!为你们年轻的时候所犯的那些错误而忏悔吧!

  他回答:“好同学”。有些羞涩。

我一直没有去找老师,一是觉得小男孩难免淘气,不是多大的事,只是告诉圆圆甭在意他。二是觉得 圆圆已为这事跟老师说过了,我再去说,老师再把他批评一顿也解决不了问题。我希望圆圆能自己解决这些问题,凭我的感觉,这个小男孩给圆圆带来的只是烦恼,回家说说也没事了,构不成心理伤害,所以我也不急着出面。

  我微笑着拍拍他的胳膊说:“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
我在这一瞬间也看到了这个孩子的善良,隐约地觉得这个孩子这样,肯定和他父母的教养方式有关,就像找他父母谈谈,希望能彻底的解决一下这个孩子的问题。于是我问:“你爸爸妈妈在那个单位上班,我可以找他们谈谈,吗?你放心,保证不是告状。”这个孩子一下子,显得非常为难,情绪一落千丈。

  圆圆爸爸早对这小男孩不满了,这时气坏了,说要去找这个坏小子的家长,让家长揍他一顿。凭我的直觉,这样的孩子,找他的家长也没用,家长揍他一顿,他以后不定使什么坏呢。我也不期望老师能有办法解决,我想找到一个根本的解决办法。我对圆圆说,妈妈明天在你放学时到校门口等你,和孙小力谈谈。我第二天买了一本郑渊洁的童话《皮皮鲁》,这是我和圆圆都喜欢的童话。这一方面算作是件“行贿”品,另一方面我想让他读一点书。读书对道德养成有促进作用,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:“我坚定地相信,少年的自我教育是从读一本好书开始的。”

圆圆爸爸气坏了,说要找这个坏小子的家长,让家长揍他一顿。凭我的直觉,这样的孩子,找家长也没有用,家长凑他一顿,他以后不一定是什么坏呢?

  “别紧张,阿姨只是来和你随便谈谈,我们说说话好吗?”我蹲下。他表情有些诧异,但情绪有所缓和。这时旁边有几个同学围过来,我不想让他们围在旁边,拉孙小力往远处走走,但那几个小男孩还是跟过来了。只好不管他们。

有一天圆圆和同学玩,孙小力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,还亲了一下她的头发,正好老师看见了,把他批评了一顿,并罚站了。她问我能不能找校长开出这个男生。

  我把书放到他手中说,这本书送给你,回家看去吧。另外,圆圆在家里有很多好看的书,你要是想看的话,可以让她带来,借给你看,你看完一本还回去,然后再借一本。好不好?

我对圆圆说,妈妈明天再你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等你,和孙小力谈谈。

  从那以后,孙小力果然再没欺负过圆圆。过了一段时间,我又让圆圆带给他一本郑渊洁的童话书。我问圆圆,孙小力看没看这两本书,她说不知道,也不愿意去问他。可能她还是尽量躲着孙小力,不想招惹他。但听她说孙小力现在不欺负女生了,可还是动不动就因为其它原因挨老师的批评。有一次圆圆去老师办公室送作业本,老师把孙小力的妈妈叫来了,他妈妈看样子很生气,突然站起来踢了孙小力几脚。

圆圆经常回家向我抱怨,她的同学也跟我说,要我去告老师。

  四年级时的欺负手段还不太严重,上了五年级却有些过分了。除了以前的那些恶作剧,还出现了“骚扰”行为。有一次他把电话打到家里,正好圆圆接的,他在电话里大喊一句“我爱你”。圆圆吓得把听筒扔了,气愤地过来对我说,孙小力怎么知道咱们家电话号码的?咱们赶紧换电话吧!

我说:“圆圆是个好同学,要是有人欺负她,那你说对不对啊?”

  ●读书对道德养成有促进作用,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:“我坚定地相信,少年的自我教育足从读一本好书开始的。”

我开始认真琢磨这个孩子,觉得这个年仅10岁的孩子也许真的有些问题。但是又发生了一件事。

  他点点头。看了一下书,眼皮又聋拉下去了。

他回答:“好同学”有些羞涩。

  这个男孩子是所谓的“差生”,在这里我把他叫做孙小力。他坐在圆圆后面。听说他以前也欺负班里别的女同学,自从圆圆来了后,主要精力就放在欺负圆圆上。他上课总是从后面揪圆圆的小辫。下课后,把她的课本抢了扔到远处另一个同学桌子上,看她着急地绕一大圈去找书,快要接近书时,他又跑前面抢了,放到另一个远处的桌子上。经常是快要上课了,圆圆还满教室忙着追书。有时圆圆下课了正和别的同学在一起玩,冷不丁被他推一把,差点摔倒。

从那以后,孙小力果然再没有欺负过圆圆。过了一段时间,我又让圆圆带给他一本郑渊洁的童话书。我问圆圆,孙小力看没看这两本书,她说不知道,也不愿意去问他。她说有一次,孙小力因为犯错,老师请了他的妈妈,被他妈妈踢了几脚。

  我对他说我是圆圆的妈妈,想找他谈谈。他可能以为我是来找他算账的,眼睛里流露出害怕,转而又流露出挑衅和不在乎的样子。

我问:“她什么好呢,你说说。“

  圆圆经常回家向我抱怨,看起来这个小男孩让她有些发愁了。圆圆班里的同学见了我的面还告状说,阿姨,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你去告老师吧。我一直没去找老师,一是觉得小男孩难免淘气,不是多大的事,只是告诉圆圆甭在意他。二是觉得圆圆已为这事和老师说过了,我再去说,老师再把他批评一顿也解决不了问题。我希望圆圆能自己解决这些问题,凭我的感觉,这个小男孩给圆圆带来的只是烦恼,她回家说说也就没事了,构不成对她心理的伤害,所以我也不着急出面。

我后来从一个关于动物的电视节目听到一句话,说心灵受到创伤的小象性成熟早,且攻击性强。这也许能解释这个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哪些情况。

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分享,转载请注明出处: 遇到一个“坏小子”(读书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